《我不是药神》背后:医药基金经理说在A股怎么"吃药"

“我病了3年,4万块钱的一瓶药,我吃了3年,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你们非说是假药,那药假不假我们能不知道吗?”

“我不想死,我想活。”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这一片段让许多人落泪。

随着影片正式上映,各种影评纷至沓来,其中有反思、有不解、有感同身受,而最为受关注的就在于原研药和仿制药的巨大价差。

这也促使很多人第一次真正去了解原研药与仿制药的区别,第一次真正去了解国内都有哪些原研药厂与仿制药厂。而如果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显然最为关心的就是——A股市场有多少医药公司真正拥有核心竞争力的原研药产品?

1.我国医药行业正处转型关键期

众所周知,去年以来,医药板块的优异表现让很多投资者都觉得“药不能停”。但随着不少医药白马股不断创出新高,不少投资者除了估值之外,现在也开始关注这些公司是否有真正的核心产品支撑?高估值的表现是否可以得到延续?

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多位基金医药经理。有意思的是,虽然都知道这部片子很火,但基金经理们却都表示还没有时间去看,有的是外出调研,有的则是刚好休假陪产。对于投资者关心的创新药、仿制药,如何找到这些好公司,有基金经理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中海医疗保健基金经理易小金表示,“我国医药行业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期,从仿制药大国到仿制药强国、从仿创药到原研药迈进。目前拥有真正核心技术和产品的上市公司实属凤毛麟角。”

“按照产业规律,新药研发是一个典型的富人游戏。从2017年数据来看,医药上市公司研发投入百强的门槛是5000万元,这已经超过很多中小公司的利润体量。因此具体到寻找投资标的上,可以根据企业的研发费用和研发效率、在研产品管线等指标来筛选投资标的。”

上投摩根医疗健康基金经理张一甫认为,“今年以来,医药行业的发展环境发生了较大改善,国家加快了创新药的审批速度,医保对创新药的支持力度也在加强,这就使一些创新能力较强的医药企业优势得以发挥。过去创新能力强的企业和创新能力弱的企业差距并不大,一定程度上也拖累了行业的整体表现。而政策环境的改善,也有助于好的企业拉开差距,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未来精选个股将更加重要,毕竟企业内生的增长性,才是真正长期增长的核心因素。如果投资者从去年开始关注医药行业,会发现几乎所有的药企都有新的业务布局,存在新的故事和增长预期。但需要区分的是,部分公司做了十年,而部分则刚刚起步,从开始布局到反映业绩,通常需要观察五年。这对投资者来说,就需要考虑更长远,研究更加细致。”

融通医疗保健基金经理蒋秀蕾则说道,“2017年,开始大力鼓励创新药的上市,机构改革方面,也对创新药的审批开辟了很多的绿色通道,速度加快许多。药政改革不断深化,CFDA全面向FDA学习借鉴并推出MAH、优先审评等系列措施,为后续创新药的报批创造了更好的监管环境。”

2.创新药研发已在风口

2018年5月2日,百济神州官方发布任命消息,刚从辉瑞离职的吴晓滨正式被任命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一时间,医药圈内炸开了锅,有人评价称,“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过去五年里,中国的医药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光在人才上,比如‘千人计划’这样的顶尖专家回国、外企管理人员跳槽到本土企业,这是之前没有的现象。”从知名外资企业辞职加盟国内创新企业的人才中,白跃宗正是其中一员。他认为,中国创新药研发已经处在“天时地利人和”的风口,无论是人才、资本、政策还是市场需求,都在预示着中国的创新药物研发正走向成熟。

有报道称,2017年11月,思路迪对外宣布已完成6.7亿元新一轮融资,由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发起的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领投,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其他多家知名基金共同出资完成。今年5月15日,还有媒体引用彭博社消息称,思路迪计划最快在今年第四季度赴港上市,最高募资额可能达5亿美元。  

“现在资本都很看好这一块,近两年很多创新药企拿到了融资,估值都很高。”白跃宗确认了上述融资消息,但对赴港上市相关的话题表示不予回应。

这种现状是十年前料想不到的。一位不愿具名的药企人士坦言,从数据上看,中国药企数量是美国的10倍,产值却只相当于美国的1/10,主要就是由低端仿制药的行业结构造成。十年前,中国每年获批新药超过1万种,小分子药的化学结构相同、大分子药差不多,主要浓度曲线一致性与原研药或者参照的仿制药相比在误差范围内,就可以获批上市。

“以前都是‘短平快’,哪种能赚钱就都去仿制,有些还不是跟原研药做数据对比,而是跟水平差了一截的仿制药。专利期一过,仿制药靠低价上位,有些偷工减料的仿制药就把价格高的好药挤走了。”该人士指出,这也导致低端仿制药扎堆竞争。

最近几年,除了传统企业开始转型,一大批像思路迪新创这样的企业开始崛起。就在6月28日,肿瘤药物研发、制造企业信达生物向港交所递交了IPO招股说明书,申请上市。据了解,信达生物建立了一条由17种抗体候选药物组成的产品管线,其中的4种核心产品已在中国进入后期临床开发,3种为生物类似药,均进入了第三期临床实验。

3.高端仿制药的时间赛跑

从十年前的无人问津,到现在人人都谈创新药的火爆场景,中国肿瘤药到了非常关键的时候。前述行业人士表示,现在的肿瘤仿制药研发,就像是千军万马过江,有实力的药企扛过大旗,打响中国药物创新的崛起之路。

白跃宗说,过去很多药企连仿制药都没办法做好,所谓的创新药要么是按照原研药改剂型,要么是改包装,比如把制剂改成胶囊,把一片装改三片装,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药。现在药企的研发实力和进展,都比十年前好得太多。而且,现在国家对创新药的鼓励程度和扶持力度都是空前的,这解决了企业的动力不足问题。

海外医疗中介机构盛诺一家副总经理兼首席医务官王舜坦言,盛诺一家刚开始做海外医疗服务时,许多患者就是为了去美国、日本寻找更新的药物,近两年选择的患者有了明显变化,大多只是寻求更先进的诊疗方案。实际上,中国肿瘤药物研发市场尤其在PD-1、CART等领域正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有些已经进入临床试验。虽然从全球角度来看,中国企业还处在仿制原研药、追赶的阵营,但差距已经在缩小。如果中国药企在自主研发上继续加大力度,相信中国制造的药物将在未来有所展现。

研发端的热火朝天,直接延伸到产业链上承接临床业务的CRO(药品合同组织)。白跃宗打个比方,以前行业里的CRA(临床监察员)一个月工资几千元,随着中国制药行业的快速发展,加上国家药监局对临床试验管理日趋规范,CRA供不应求,工资也水涨船高到数万元。CRO更是一扫前两年药品核查风暴的低迷,订单供不应求。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肿瘤科林调医生也明显感受到,国产抗肿瘤药物在临床的应用比例正逐年提高,国内很多药企都在加大抗肿瘤新药研发投入、积极推进与医疗机构的临床试验。以恶性的骨与软组织肿瘤化疗领域为例,NCCN指南中一线化疗药物基本都有了国产制剂,医保报销比例达四成或以上,超过八成患者在接受此类治疗方案,临床数据也证明这些药物在治疗效果上并不比进口药差。

“现在国内已经涌现出很多出色的高端仿制药企业,仿制药的核心是生产能力和开发能力,原研药专利期过后上市,相信再过十年,中国的肿瘤药会在全球有一个很重要的地位。”白跃宗如是说。

图.jp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