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基金曹名长:投资是长跑 稳健方能胜

   在资本市场打拼超过20年,市场实战经验和理论知识丰富的曹名长,对于市场的“价值”有自己的定义,关键词包括:安全边际、低估值、成长性。这些都是价值投资的标签,而他也是不折不扣的慢性子价值投资者。数学专业出身的曹名长,对研究与投资有着发自内心的热爱。
在曹名长看来,市场有时候会偏离基本的理性。产生的波动会让很多投资者心慌,但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看,这正是认同价值投资者入场的机会。股票市场中,很多参与者参与的是短期投资,赚的是市场波动的钱,他则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坚持长线投资,赚公司业绩增长的钱。

  xaEM-hftenia1905538.jpg

   

   正确识别价值需积累

   市场低落造就真机会

   正确的识别价值,不是对市盈率等数据进行量化、对行业做出一些判断那么简单。而是要充分的对公司进行正确的估值。在曹名长看来,估值的判断是投资中最重要的事。

  对于估值这个价值投资的核心步骤,不同人有不同的理解。不管大家的理解如何,最终都需要殊途同归:用日积月累的沉淀成就稳健的心态,目睹行业变化、感受企业兴衰,最终看淡现象寻求本质——找到最合理的公司估值。

  他直指散户投资者和部分机构投资人的缺点——在某些时刻的过度恐惧。如2013年5月上证综指跌向1800点时,市场一片压抑。其实此时此刻的A股市场一样有着让很多参与者感到恐惧的氛围,加之以很多投资者对于宏观经济新闻越来越敏感,很多的股票出现超跌现象。而最好的机会也就在这种时刻显现。但机会并不是被理论知识多的人,或最胆大的人抓住,而是给见多识广、成熟冷静的“价值投资者”捕捉。

  试想,一个基金经理若能全盘了解上市公司,能充分洞察盈利确定性,能理性分析公司未来的护城河会如何变化;那么,过程中的曲折,包括市场的异常波动都不会影响最终的投资结果,恐惧自然也会随之减小,做到处变不惊。

  投资马拉松不是短跑

  估值是最重要的指标

  在老牌价值投资者曹名长看来,价值投资大师巴菲特的成功很难复制。但是很多中国投资者可以在中国市场使用价值投资理念取得自己的优势。这意味着投资者需要对上市公司的成长历史、发展战略、管理层结构都有了解。用深度的调研,把对公司的未知变成已知,从而充分控制风险并保持良好心态,投资也就会变得轻松。

  对初出茅庐的价值投资者聚焦市盈率以及其衍生数据的选股方式,曹名长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只看上市公司市盈率并不能完全指导投资行为,有的投资人采用量化选股的方式对市场进行一刀切,也会错过很多优秀的标的。

  曹名长虽然也有自己的市盈率投资”红线“——几乎不碰市盈率超过40的个股。但他反复强调PE只是体系里面的一个数据。对于选择公司的流程来说,最基础的是紧盯估值以及其他与估值最接近的可调研因素。

  经过长时间的市场实战经验,他将过程总结为,选择低估值的好公司。所谓“好公司”,主要看竞争力和盈利能力以及公司未来的发展;“好公司”不仅目前质地优良,未来也要能够“持续而稳定的成长”,选择的重要因素有估值低、成长性好、具有竞争壁垒等。最佳的结果就是选到了低估值公司且能够“持续而稳定的成长”。

  山顶山脚理论判风险

  多因素反应市场见底

  作为A股价值投资的领军基金经理,曹名长十分重视控制净值回撤风险的能力。而在很多股民看来,从点位看风险就是判断市场宏观环境的方式。对此,曹名长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我们不能预测市场“,但可以寻找市场的风险聚集程度的低点位。

  对此理论,曹名长生动的采用了”山顶山底“的比喻,他认为A股有几个”山顶“时刻,大家可能都还记忆深刻,比如2008年的6124、2015年的5178。在这些时刻,与股指一起攀升的还有股市的估值,此时公司市值的上涨都远超过同期盈利能力的上涨,也就是”爬山“的过程。而在当下时点,曹名长眼中的A股市场正处于“低位”,或者说正接近“山脚下”,风险是相对较低的。

  正是这样的风险意识,让曹名长的长期投资业绩格外出色。根据Wind资讯截至7月12日的数据显示,曹名长担任基金经理十余年来,所管产品的几何平均年化收益率达到15.87%。这样的业绩来源,靠的不仅是精湛的投资操作,更是能够冷静看待市场跌宕的内心格局,这是大部分投资者不具备的能力。

  曹名长认为,对于个人投资者,买入的股票不断下跌的原因如果源于市场波动,则无需太过担心。因为市场的不理性带给投资者的大都是好公司的买入机会。对于宏观局势,曹名长秉承着和价值投资鼻祖巴菲特一样的态度:看淡市场情绪,坚持精选个股。

  贸易局势无关精选个股

  海外资产配置原则不变

  中美贸易摩擦牵动着全球投资者的神经,加之以近期A股的剧烈波动和市场的定向降准,很多投资者彷徨在判断宏观趋势的谜团中,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个股,也不知道应该在哪些领域配置资产。

  对此局势,曹名长认为坚定选股比什么都更加实际,这是价值投资者的共性。股神巴菲特就是个著名的“不看宏观”投资者。曾有记者采访巴菲特对于宏观经济的看法,巴菲特回答:就算格林斯潘(时任美联储主席)告诉我未来两年的货币政策,也不会改变我的任何一个作为。巴菲特这样的淡然显然不是大部分投资者可以做到的,大部分投资者还是对宏观市场十分敏感。曹名长认为,投资者应避免过多关注宏观局势,埋头寻找自己能理解的好公司。

  对于7月5日开始实施定向降准,释放约7000亿元流动性,而市场却仍处于低迷的氛围中,甚至在7月初跌破2700点,曹名长认为,定向降准由于存在一定的突发性,让市场预期处于比较迷茫的状态,短期可能会走出相反的行情。长期来看,更多的流动性一定利好市场的长期走势。降准的消息创造市场需要资金的预期,也可能反过来影响市场的流动性。但这些都是预期游戏,不是投资中最重要的因素。

  资本的充分流动已经推动了市场的互联,现在的基金投资者有能力和工具选择全球配置。在被问到美国市场估值是否太贵的时候,曹名长表示,依据之前的山顶山脚理论,可以推断美国资产从市场平均估值的角度看,已经历很长时间的爬坡,而A股在几次波动后已经显露出一些底部特征。对于追求全面资产配置的投资者,曹名长表示无论是选择美国资产还是香港股票,原则仍然是选好公司,等待好价格,坚持长线投资。 

图.jpg

    分享到: